咸了吧唧的03

上车吗少年

眸子——短篇玻璃渣

啊这是雷火处女

剧情是我在戳美瞳的时候灵光一闪想到的

虐虐虐注意谨慎使用hhhh

文渣见谅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四战即将结束,旷地充盈着喊杀声,空气中满是尘埃和血腥味,遍地横尸。

我寡不敌众,被一支苦无刺穿腹部,带着体温的粘稠液体从伤口大量涌出,虽然这不是第一次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血液流逝,但那种失血过多的迷离感还是让我拉响警钟,可是...查克拉已经不够了,眼前一片模糊...

我费力地抬起仿佛有千钧重的双臂,结印,极力运转查克拉发动瞳术。在敌人挣扎于幻术中的哀嚎声里,我眼前一黑,倒下了。

昏迷中,我感觉到有人把我抬起来放到担架上......有人医疗了腹部的伤口.......高烧......昏迷......不知昏睡了多久,我的意识开始清醒,我醒了过来,睁开眼,得到的却是一片死寂的漆黑。我嘶哑地干笑了几声,哈,瞳术反噬,再加上身体到达极限,我这双红莲一族最后的眼睛,失明了。

在黑暗中度过了一日又一日,被全身的伤痛折磨着,每天躺在这充斥着消毒液味和痛苦呻吟的临时医疗站里,我开始想念他...但愿他不会出事......

一个普普通通的无聊下午,大概是下午?有大概十几个人闯入了医疗站,引起了一阵小骚动,但是马上又安静下来。是疾舞,几天前我从碧牙口中得知她带领的队伍被派去支援黑夜的所属小队。

我激动地挣扎着坐起,牵动了还未完全愈合的伤口,疼得我直咧嘴...这不重要!

身旁的碧牙先是搀着我坐好,然后起身迎上去,大概是扶住了疾舞往我这里走来,她这几天一直在医疗站留守照顾我和其他重伤伤员,“...怎么样了?!你还好吗?”看来她也很在意。碧牙扶着疾舞坐在我旁边的空床位上,昨天那位可怜的病友离开了这个战乱的世界。疾舞哭了,这是我第一次听见她哭,她的查克拉气息很乱,想必是受了伤:“...黑夜...他...殉职了...二百多名同胞...就剩下我们..十几个人...”接着碧牙也开始呜咽,我呆呆地坐在那里,歪过头冲着发出声音的那一边,她哽咽着,“黑夜他...走之前...让我把这...送给红莲...他知道红莲失明了......”她实在撑不住,倒在了床上,碧牙小声抽泣着把疾舞安顿好,一边放出掌仙术一边叫我小心点躺下。我呆坐着,回忆着疾舞的话,似乎没说完,但我已经猜出是什么。我只感觉到心脏像被捅进去一把刺刀,无情地翻绞着,撕心裂肺地疼着,我嘶喊着,可我哭不出来,不知所措地捂着脸哽咽、被碧牙揽过去轻轻安抚,不停地,叫着他的名字......

后来的几天,我被安置到轻伤病房,赤拳来看望过我,并且告诉我四战即将结束,黑夜的遗体已经火化,名字也会被刻在烈士纪念碑上。碧牙为我移植了他的眼睛,当医疗站外听不到厮杀声时,医疗站的伤员被一批一批地送回了村子,“我的”眼睛也重见光明......

我是最后一批离开的伤员,重新穿戴上血渍没洗干净的衣服,我从口袋里掏出随身携带的小镜子——它竟然没有磕坏,还残留着上次黑夜借去时的淡淡的沐浴液味。镜子里,我看见了他的眸子,清澈得像湖水一般的蓝,却又深邃着无法表达的热情。

骤然泪下:“见到你...真好!”

——FINISH——


评论(5)
热度(7)

© 咸了吧唧的03 | Powered by LOFTER